广州桑拿:我有一根祈雨棍

2020/2/12

  我有一根祈雨棍,我花钱买来的。

  买的地点在加拿大的哥伦比亚冰原,这根据说是北美印第 安人用的。一般观光客为了省钱省力,大概会买根短棍(一尺或 二尺长)做纪念品也就罢了。我却贪心,买了根最长的,是根足 足四尺的长棍一店主人说祈雨棍最长也就这么长了。而棍子的 直径大约是四厘米。

  扛着这么根长棍,我又一路旅行到阿拉斯加,在海湾里看 杀手鲸和海豚优游,看冰崖雪崩的惊心景状。无论走到哪里,这 大棍简直像平剧舞台上的齐眉棍,一路引人注目。

  祈雨棍的材料是大仙人掌的空心直秆。秆子上原来长满一 寸长的利刺,但在制作的时候他们先把秆子晒干,然后很巧妙地 把一根根外刺反塞到棍子的内腹部,变成固定的内刺。一根棍子 摘了刺,又晒得滑溜干挺,十分趁手。他们再把些小沙小石灌进

  

  棍子中空的位置,封好封口,晃动棍子,小沙小石便在众刺中间 游走。密封的棍子是极好的共鸣箱,一时之间只闻飞沙走石之声 盈盈乎耳,仿佛天风折黄云,迅雷动百草,大雨,显然已迫在眉 睫,立刻会兜头兜脸地下下来。

  想当年,莽莽的大草原上,清晨时分,上百巫师一起举起 他们的祈雨棍,那轰轰然如飙风如阵雷的声音节奏,必然令人 动容。

  我不是农人,对下雨不太有概念,雨对都市人造成种种不 便,都市人简直希望雨水应该自动消失才好。但近年来水库缺 水,我才蓦然惊觉原来雨水比汽油比金子都可贵。对了,如果雨 水是人,我要劝他也不宜太好心,充分供应之余就会产生一群忘 恩负义的家伙。应该适度缺货,人类才有“大旱望云霓”的谦卑 渴想。人类很贱,过不得好日子,并且从来不懂得珍惜上帝不经 祈求就赐下来的东西,像日光,像空气。

  回到台湾,我把祈雨棍好好珍藏,并且不时拿出来晃两下, 聆听那风狂雨骤的声音。祈雨棍提醒我做人宜卑微,原来,无论 多么心髙气傲的族类,真正碰到长期不下雨的场面,便不免慌了 手脚。人类虽然也应自尊自重,但另一方面却也极需知道自己的 有限有穷,能有一根祈雨棍来向我耳提面命,令我自卑白迩,也 真是一件好事。

  亲爱的上苍,请给我顺遂,请给我丰裕,但也时时容我稍

  

  稍感受枯竭的惶急和伤痛。这样,在大雨沛然之际,我才懂得感 恩。而且,如果我已顺遂到不知惶急和伤痛为何物,恐怕在这地 球上,有一半的人口在忍受的那种心情已与我绝缘。

  枯焦的大地上,我不尊贵,我俯伏,我是为普世的大旱跪 求一滴甘霖的祈雨者o


分类:养生体验 | 查看:
«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