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桑拿〗我的第一声“不”

2019/10/4

 高中的最后一年,我学会了运用“不”的力量。那是1969年,我们

  

  那所髙中对于服装有一条很严格的规定——女生不准穿长裤,男生不准穿 蓝色牛仔裤。每个人都觉得这规定很迂腐!冬天的气温有时会低到_3°C左 右,所有女生却还必须穿着小短裙和厚长袜,偃冷地走在雪地里;男生可 以穿黑色的和绿色的牛仔裤,唯独禁穿蓝色的。但愿当时不会有人以为我 们学校的学生是一堆乡巴佬!我那时身为学生会的千事,曾经努力和校长 沟通了好几个月,希望能更改这项规定,校长却是毫不理会,一点儿也不 让步。于是我决定发动一次示威抗议。

  此刻我己不复记忆自己何以会选择这件事,来首度表达我拒绝的立 场。可能因为当时正值越战中期,眼看着我的好友一个个被征召上战场, 我无力阻止,对一切都感觉无望;也可能因为我知道几个月之后,我就要 离幵这所学校去读大学,这儿的人对我有什么意见,我已经一点儿都不在 乎了;也或许我只是厌倦了对什么事都说“好”,厌倦了小心翼摁讨好每一 个人的日子。

  示威计划悄悄地部署了好几个星期——在预定的那个星期五早上,我 们全体女生会穿着长裤到校,男生则穿蓝色牛仔裤。只要参加示威的人数 够多,学校不可能把我们全部开除的,我想。消息在校园里散布开来,那 个伟大的星期五终于来到了。那天一早,我按捺不住地想早点看到我们会 造成的轰动景况。当然,你也就可以想见,当我发现大部分同学在最后关 头胆怯退出,仍然依校规穿着正常服装上学时,我有多么震惊和沮丧。那 天最后只有大约100人有勇气向校规表示抗议。

  第一堂课钟声响起后约15分钟,校长宣布紧急集合。全校1800多个 学生聚集在大礼堂。“很显然,你们之中有些人不了解‘规定’这个字的意

  

  义,”校长平板单调的声音在我的耳际嗡嗡作响,“我注意到今天早上有一 小撮激进的同学,想要发起示威活动,抗议我们关于服装方面的规定。这 种违反校规、破坏秩序的行为,我们绝对不能容忍。所有违规的同学,请 你们回家去,换好了衣服再來学校,其余的同学照常上课。如果有人知道 楚谁在嵇后策划指使,可以来见我或是副校长。”


分类:养生体验 | 查看:
« 上一篇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