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乌拉草的夕阳

2018/11/6

  为了看松花江上的雾舱,我们摸黑起床,从一片雪白的长春出发。

  ,听说雾淞不容易看到,因为要各种因缘巧合,气温要刚刚好,使河面的水汽在触到树叶时结成冰珠;湿度也要刚刚好,够把河边的树叶濡湿;时间也要酬彳好,在黎明阳光初照时看见,阳光一旦露脸,雾淞立即化为汽,成为乌有。

  坐了两小时的车,抵达那传说最容易形成雾淞的江口,即无雾、亦无淞,只有冷冽的江水和孤寒的树,还有几间隐在地中的土屋,据说是女真族发迹的地方,盖了一个小小的博物馆。

  博物馆里最吸引我的,是一双兽皮做的皮鞋,里面密密地织了一层乌拉草。我的记忆里立刻跳出小学时背诵过的话:“东北有三宝:人参、貂皮、乌拉草。”眼前的鞋子正是东北一宝乌拉草做的。

  馆里的人说:“别小看这乌拉草,女真就是靠着小小的草建立了满清,打下了江山。”

  原来,这乌拉草产于溪谷岩石之中,颜色是碧绿色,微细得像头发一样,可以编成衣鞋,甚至被褥。它非常轻巧,又能保暖防湿,女真人穿着乌拉草做成的衣服鞋子,在北方几乎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最后成就了一个大帝国。

  

  大帝国原来是根源于一株小草!

  这个想法,竟使我未见霧丨松的遗憾,释怀了!

  “现在还有乌拉草吗?”我问。

  “到处都是乌拉草呀丨但是现在制衣、制鞋这么发达,早就没有人穿乌拉草了,编乌拉草的技术也失传了。”馆里的人感叹地说。

  作为东北一宝的乌拉草除名了,有人说“东北三宝”的第三宝要改成“天麻”,有人说要改成“鹿茸”,但是韵脚对不上,恐难被人传诵了。

  从松花江边回来,路过一个小小的城,名字就叫“乌拉城”。其实,“乌拉”两字在西域一点儿也不稀奇,乌拉是“部落”的直译,凡是东北的小城,都可以叫乌拉。

  乌拉城两边形成一个市集,仔细看,竟然有卖阿迪达斯和耐克的摊子。哎呀!纵是女真人再起风云,穿着乌拉草的鞋子,恐怕也跑不过阿迪达斯了。

  时代的流逝若比心的流逝还快,会令人感伤;心的流逝若比时代的流逝还快,则见大地苍茫。

  我从口袋里面拿出刚刚在江边拔的一把乌拉草,感觉到丝丝暖意,仿佛探知了历史的一点儿消息。


分类:健康知识 | 查看:
« 上一篇